茨吹而已

茨木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男生。

【bf】恶魔的英雄

*魔王Bill×勇者finn
*你猜是糖还是虐猜对了我就告诉你系列(。)
*感觉自己还是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可爱嘤u

******
中世纪,美国,俄勒斯冈。

来自噢噢大陆的探险者只身踏上了这块陌生的土地。少年拿着地图凝视着传说中魔王居住的古堡,夜幕中朦胧着压抑的冷清,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恐怖。石缝中的青草骄傲地抬起头来又被人毫不留情地碾压,铅灰色的流云悠然拂过天际。
空气带着丝丝潮湿的气息。我们年轻自信的勇者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哇靠这么大的房子魔王不会迷路吗?!我怎么没早点发现这个探险的好地方!唉我应该带Jake来的——”
……好吧也许我们的小英雄只对错综的古堡和各种奇奇怪怪的三角形烛台壁画感兴趣。
“woooow老兄你长得真好笑”
不,Finn那只是幅画请放过它。

“Well well well.看起来貌似有人闯进了魔王我的地盘?”无数石块堆砌的王座上半倚着一个金发青年,手背随意地搭在额际勾起冷酷的微笑,“so You're Finn the human——what do you want?”
富有磁性的电音在空荡荡的城堡内流转,Finn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微眯起的纺锤状眼睛。
Oh man,那简直是全宇宙。
“魔王先生你的眼睛猴猴看!”
“……哈?”

******
“Well kid.我叫它全视之眼。”年轻英俊的魔王从宝座上走下,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这个可爱的勇者,金灿灿的眸中影射出星星点点的笑意,“不过我觉得你的眼睛更好看,就像天空。”
身前的少年柔软的金发仿佛折射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阳光,年轻的面容天真自信,湛蓝色的眼眸中有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真的吗?谢谢!话说我是来干嘛的来着……”
“我怎么知道”白眼。
“哦对我是来打败你的!!”
“嗯哼哼,来啊,互相伤害”

******
一周后,Finn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像是被这个魔王圈养(?)了起来。
“魔王我跟你讲我是很厉害的勇者!我会打败你的!”
“魔王先生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会手下留情哦!”
“魔王先生你能不能教我怎么用特效啊?!”
“哇靠魔王先生你的魔法好几吧炫酷啊!”
“魔王先生我们来决战吧!不然陪我冒险也可以啊qwqq欸你抱我去哪?”

******
“魔王先生你为什么要带着眼罩啊?”
“秘密。”
“我可以看你眼罩下的另一只眼睛么”
“可以啊~”魔王的嘴角越发上扬,“不过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后悔哦~”
“啊,那算了。”Finn悻悻地走开。

******
Finn一踏入古堡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一楼空荡而又寂静,二楼却闪耀着烛光。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类似爆破的巨响,以及重物落地和花瓶打碎的声音,时而还夹杂着英语的交谈。
Finn毫不犹豫的冲上了楼梯。
手中采摘的鲜花簌然落地。
这个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Bill Cipher,年轻气盛全知全能的魔王,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虚弱不堪,并且还有众多宣称为了正义的勇者想要杀死他,——他只希望那个一周前闯入他的古堡的可爱勇者不要那么快回来。
Bill自嘲似的笑笑,伸手掐灭了烛台的灯芯。

“咝——”蟒蛇出动了。

Bill明明已经竭尽全力隐匿在黑暗中,但那些由于黑暗而不知所措的勇者们还是造成了巨大的声响。“噢天呐,希望我可爱的小勇者正在远处跟自然玩得正好。”
越远越好。
果然,黑暗才是属于魔王的地方,抑或是魔王属于黑暗。魔王宛如蛰伏的野兽,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时机。
又是一个魔法。黄金的钟摆和瓷瓶挂画散落一地,Bill握了握手心,他已经解决掉四个了,剩下的这个要是平常他一个响指就可以送他去见上帝,可现在他伤痕累累,五感都开始退化,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
勇者发现了他。
well…既然这样就没必要藏着了是吧。
一个响指,魔王依旧端坐在他的王座上,苍白的皮肤透出病态的美。
“well,看来你想杀死我?”即使处于劣势,Bill Cipher也决不放弃他的冷酷和傲慢,眼底有着不融的坚冰。
“显而易见。”
“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和平。”
“杀死我就能和平了吗?”
“For evil man will be cut off.”
“世界上有真的是否有绝对的善与恶之分呢?”
对方怔了一下“这样只会让一切会变得更好。”
魔王自嘲地笑笑,泛着冷意的嘴角弧度凌厉。
“你……哦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太自私。”
“不要妄图迷惑我,魔王。”
“我知道你现在很虚弱”
“你的王座是用鲜血堆砌的”
“而我,今天——将会打败你。”
对方亮出了长剑。
“No road of flowers leads to glory”[1]

突然,窗外窜入一个敏捷的身影,他想都不想地把Bill扑倒在地滚了两滚,带着销烟气息的长剑擦过他的手臂,魔法开始腐蚀他的肌肤。
Bill Cipher黑暗中只能感觉到贴着他的肉体轮廓极为熟悉,宛如阳光一般炙热温暖,薄薄的外套还带着些新春的气息。
是的,他是多么美丽。
窗外漏入的一点薄如蝉翼的光线找到他身上,金色的睫毛上流转着碎光,几乎跌落他天空一般的瞳仁里,如蜂蜜般丝滑的软垂的金发璀璨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眸,伏在他身上的小勇者为他撑出了一个保护墙,蓝眸却闪着犀利的光。
Bill没想到第一次看见finn认真的时候是在这般情景下。
“oh my ”Finn的瞳孔逐渐变为愤怒的深蓝,“魔王先生,我只是出去玩了玩你就闯祸啦?”
然后Bill感觉到Finn微长的金发擦过他的脸颊和下颚,唇瓣轻点了他的眼睑,在对方还是懵逼状态的时候狠狠一肘打向他的胸膛,劈手夺过他的剑,硬生生地将他踩在了地上。
干脆利落行云流水。

Bill紧紧地盯着他的、他可爱的勇者,眼中仿佛燃起了什么,融化了一层一层的坚冰。
“嘿!魔王先生!怎么样?!今天是我救了你吧!”
Bill的独眼眯了起来,嘴角越发向上提起。
“魔王先生不应该夸夸我吗?哎呀你总是——”
“Finn,虽说我不信你们勇者所谓正义和英雄的那一套”Bill低低的笑着,附身轻吻Finn的手背认真地望着他似乎藏着一片星空的眸子,一字一顿地说道,“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认为——”
“你是我的英雄。”

******
魔王的口吻带着些撩人的意味,宛如石破天惊。
勇者的眼睛蓦地睁大,下意识用指尖抓住他的手腕,“真的吗?!!”
Bill似笑非笑地说了句你猜,Finn却高兴地跳了起来,欢呼一声,想无尾熊似的搂住他的腰。
Bill缓缓的抚着finn金色的发丝,他的手苍白又冰冷,但声线已经恢复平常的轻快。
Finn喜欢这种感觉。他们现在几乎就是普通恋人了。

“well kid,看起来你似乎想干坏事了,我可不会纵容你。”
“Impossible!我可是英雄啊,拯救世界是正义的行为!”
“所以作为魔王的我是不是应该束手就擒?”
“当然!”
Bill笑了。

******
“魔王先生魔王先生今天我们玩什么?”
“为什么你不问问魔法海螺呢?”
“魔王先生你怎么啦?”
“你的笑容比平时低了九度”
“你在难过。”

******
“Well,kid.”
“我这些天说的一字、一句”
“全都是在骗你。”
你不属于这里。
我们只是太格格不入。
所以离开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只可惜你不知道
每一个偶遇都是处心积虑。

******
“你怎么又回来了?”
“忘了点东西”
“什么?”
“你”
魔王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

******
“魔王……先生???”
这是他跟他说的第一也是最后一句话。
他本以为他可以留下。
一片落叶低低地打着旋儿,忽上忽下欲升欲沉。

******
“然后呢?”
“完了”
“完了?”
“完了。魔王死了,勇者回到了属于他的时空。”
“我说老兄,你这故事有点无聊哈”魔法狗手撑着头躺在地上。
“也许吧。”人类男孩淡淡的扯开一个笑容。
“我要睡觉了,晚安dear”
“晚安,Jake。”
男孩慢慢的套上睡袋,抚摸着手中的黑色眼罩。
“你的眼睛可真好看”
那是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_fin_
[1]注:没有一跳成功之路是铺满献花的。
一点小废话——(自己乱打的)

年轻的勇者戴上了王冠,轻柔的旋律从口中流出
【A single flower doesn't make a spring】
【For evil man will be cut off】
【Life is an onion and one cries with peeling】
生命是洋葱剥开就会流泪
【The servant desert is burning for the love of a blade of grass】
无垠的沙漠热恋地追求一叶绿草的爱
【The landscape belongs to the man who looks at it】
风景属于看风景的人
【Life would be perfect if every moment is just like the first glimpse.】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