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吹而已

茨木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男生。

【GF/bd】flower or war花与枪

*魔王Bill×勇者dip
*因为中考倒计时一百天了接下来我都不会再出现了所以今天我就勤快点(。)快大声说爱我!
******
“Bro,给我讲个故事吧。要听勇者和魔王的。”床上的女孩打着哈欠。
“好好好。”
“从前呢”
“有一个勇者”
“他为了拯救自己心爱的恋人”
“历经磨难找到了魔王想要和他决一死战”
“——他成功了。世界和平。”

******
“我说,这位……勇者???那个,请……放手好吗?”
“我不!好不容易让我找着你了”
“……(。)我又不会逃跑”
“可你不也抓着我吗?”
“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放手”
“好”
“一、二、三,……你怎么不放手呢?”
“你不也没放?”
“……你先”
“我不,你先”
毫无意义的对话。
大概可以循环一个下午。

******
“我说,”魔王一脸黑线地看着面前自称要打败他的小男孩,“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当然是打败你啊!”勇者满足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草莓冰淇淋。
“……”我看你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
“好了魔王!既然我已经吃饱喝足(划)”锋利的长剑毫不犹豫的指向了魔王。
“是时候该决一死战了!”
“是吗?那么,你又为什么要跟我决一死战呢?”
“为了撩妹。”
魔王一口玉米片喷了出来。

******
“所以我的小英雄,”
“然后,等你在这里刺一剑,我死了,世界都在为英雄你欢呼?”Bill的手指移到了自己心脏的部位。
Dipper无意识地皱了皱眉,那个场景让他本能地觉得不喜欢。
“我不会的,”Dipper认真地想了想,真心地说,“我其实不想你死去。”
“…真是令人意外”Bill眯起眼眸,“我还以为你憎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嗯……不会的。只要你吧恋人还给我就行了。”
Bill笑了,笑得很夸张很大声。
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

******
“最后魔王和勇者在一起了吗?”
“哦Mabel,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最后当然是勇者打败了魔王拯救了世界啊。”
“噢Boring~我睡觉啦~”
“嗯,晚安。”
男孩扯出了一个苦笑。

******
男孩抚摸这手中的礼物盒,时不时地轻笑一声,似乎在与空气说话,抑或者只是在喃喃自语。
“居然送我玫瑰”
“真是可笑”
九十九朵玫瑰花下静静地躺着一把枪。
“你猜猜我选择了什么?”

******
Bill Cipher看着自家恋人Dipper在风中凌乱的发,忍不住伸手帮他整理。在他的指尖划过Dipper的耳廓时,他发现Dipper的耳垂有些泛红。Bill自嘲似的笑笑。

“最后的结局就是勇者打败魔王,Game over!”Bill苦笑着,金色的睫毛微微颤动。
“的确,为世界消灭危险是勇者的责任。”Dipper灵活地转了一下手中的枪,摩卡色眼眸中不知是凛冽还是悲哀,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所以……你要开枪吗?我的小松树。”
砰——
枪响了。

Dipper面无表情地收回手,凝视着Bill阳光一样的眼眸。空枪并不能造成伤害 可是他这一枪几乎毫不犹豫。
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勇者本该打败魔王拯救世界。
“……故事的结局,勇者发现魔王是自己的恋人。”Dipper丢掉手中的枪,牵动了一下嘴角笑着说,“所以勇者只能在魔王死后去吻他,纪念他。这个结局不很好吗?魔王已死,世界和平!”
但是Dipper的年轻气盛,似乎被什么东西磨平了,疲倦在他的眉梢蔓延开来。
Bill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一枪明明没有装填子弹,但是他仿佛觉得胸口开了个洞,鲜血淋漓。
他看着星光下Dipper Pines的侧脸。
他又为什么,露出那种即将寂寞致死的表情呢?

_fin._

我没说这是be哈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