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吹而已

茨木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男生。

【rdwill】关于臣(huang)服(bao)

*表示想写这个系列的……(只是想想
*注意这是一个捉奸在床的麻麻般关lao怀dao的玉米片。
*以及这么黄|暴的苏绝壁不是我的rd
“Will你怎么又跟那个癖好sm的死面瘫呆在一起!”
我叫Will Cipher。现在面前这个愤怒地教训我的金发酒保是我的哥哥。
“上次你差点被扒光衣服还不够吗?!!”
“他不是你说的那样了……”
有时候是我自己脱的。
“本来都说了今天很乱,叫你给我好好呆着啊!——”
“我会保护好他的。”
我的小杀手恋人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
我觉得我的哥哥大概是要崩溃了……不过好像是因为我哈
“好啦…哥哥你不用这么关心我的”
我拉住Bill的衣角,眨了眨眼。以往这样总能过关。
“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
“我啊”
“死面瘫滚一边去不要掺合我们的家事。”
“就是因为是家事才要掺合啊。”
我看了一眼义正言辞一本正经的Gleeful,心都快化了。
“嗯……哥哥、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能哪样?你是想说一个衣衫不整的人压在另一个衣衫不整的人身上是在干嘛?品酒?”
我皱起眉,目光在抚额的Bill和轻咳一声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仿佛在说“嗯?怎么了我的小仆人?要我救你吗?”的Gleeful身上流转。
不对啊我在脑补些什么???!
“我们的确在品酒。不过酒洒在他身上了而已,浪费可不好。”
“Gleeful!那种事情就别说了……”
我抿着嘴反驳了一声,换来一个落在耳后的轻吻。
“哦?那么想继续吗?让我来舔干净怎样?顺便这位Bill先生——看在你是我未来小舅子的份上我就话先说在前头。”我感觉到自己的肩被人揽过,柔软的唇瓣贴上我的发丝,“但是你阻止不了。不是吗?”
“你的弟弟臣服于我,你应该感到开心。我上过他无数遍,他在我身下动人的喘|息,他无法离开我。生命如此漫长,为什么不随心所欲一点呢?”

--------fin---------------

Bill: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弟弟啊……就那么把自己卖了
Gleeful:荣幸之至。——还有你给他喂的什么?
Bill:【无视】明明小时候……不,现在也是那么可爱!我辛苦操劳为了我的Willy宝贝……
Gleeful:这还真没看出来。
Bill:但你知道吗他小时候真是可爱——极了!【炫耀】
Gleeful:我看过他没穿过衣服的样子。N次。
Bil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黄暴不可能是我的小少爷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