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吹而已

茨木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男生。

你们看好了!1!这是我双生送的!!!她!超!可!爱!人!超!好!美!腻!细!心!
呜呜呜呜呜呜uuu😭
我对瑾瑾瑾瑾瑾的爱无以复加!!!
唔,手残拍不好看!!!当时打开盒子的时候我心都快化了!!包装太细心太认真舍不得拆!!!!真的!!!最后给我瑾瑾比一万个哈特@一只君瑾 

【农药/多cp】农药假酒团摔倒了!要……

*愚人节快乐_( p_q)
*只是段子,无视标题

1.【信白】
“啊,我摔倒了狐狸快来亲我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你是不是蠢平地都能摔倒”
“……爱呢?”
“被肥啾吃了。对,就刘备头上那只鸡。”
李•谁叫你抢老子的野•摔死了老子正好称霸野区•白今天也有好好幸灾乐祸。

2.【亮瑜】
“啊,我摔倒了要嘟嘟亲……”
“脑震荡亲一下,骨折了抱一下,啥事都没有补一脚。快快快自己爬起来吧,地上多脏多丢人啊。”
“……”
诸葛•我老婆又傲娇了怎么办•身为脆皮我容易么我•亮表示很无奈。

3.【邦良】
“呜呜呜我摔倒了要良良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哦。”
“呜呜呜良良你怎么这么冷淡?”
“你还是躺着吧。”
刘•我可能有个假老婆•生无可恋•邦就这么躺了一下午。一下午。
还被路过的韩信踢了一脚。

4.【狄芳】
“啊,我摔倒了……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我扶你起来加工资不?”
“……”
狄仁杰:唉,现在的年轻人,眼中除了工资就只有钱了。

【信白】大概是吵架吧

*蜜汁段子
“韩重言,我李太白受够你了!下地狱去吧。”酒馆中,面容清秀的棕发男子一拍桌子,宛如碧海晴空的眼眸烁烁,此刻只映入阵阵愠怒的阴翳,嘴角向上扯出一个醉人蛮横的弧度。
旁观者就目睹了这一代诗仙毫无形象地破口大骂摔门而去的精彩大型家庭伦理剧(划)

三十分钟后扁鹊的家里。
“重言那个傻逼怎么还不来找我啊?按道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会来喊门并不要脸地强吻我啊?往常的话二十四秒前他应该就到了啊?完了完了,鹊鹊你说,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扁鹊:我好想打他怎么办:)

【GF/bd】flower or war花与枪

*魔王Bill×勇者dip
*因为中考倒计时一百天了接下来我都不会再出现了所以今天我就勤快点(。)快大声说爱我!
******
“Bro,给我讲个故事吧。要听勇者和魔王的。”床上的女孩打着哈欠。
“好好好。”
“从前呢”
“有一个勇者”
“他为了拯救自己心爱的恋人”
“历经磨难找到了魔王想要和他决一死战”
“——他成功了。世界和平。”

******
“我说,这位……勇者???那个,请……放手好吗?”
“我不!好不容易让我找着你了”
“……(。)我又不会逃跑”
“可你不也抓着我吗?”
“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放手”
“好”
“一、二、三,……你怎么不放手呢?”
“你不也没放?”
“……你先”
“我不,你先”
毫无意义的对话。
大概可以循环一个下午。

******
“我说,”魔王一脸黑线地看着面前自称要打败他的小男孩,“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当然是打败你啊!”勇者满足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草莓冰淇淋。
“……”我看你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
“好了魔王!既然我已经吃饱喝足(划)”锋利的长剑毫不犹豫的指向了魔王。
“是时候该决一死战了!”
“是吗?那么,你又为什么要跟我决一死战呢?”
“为了撩妹。”
魔王一口玉米片喷了出来。

******
“所以我的小英雄,”
“然后,等你在这里刺一剑,我死了,世界都在为英雄你欢呼?”Bill的手指移到了自己心脏的部位。
Dipper无意识地皱了皱眉,那个场景让他本能地觉得不喜欢。
“我不会的,”Dipper认真地想了想,真心地说,“我其实不想你死去。”
“…真是令人意外”Bill眯起眼眸,“我还以为你憎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嗯……不会的。只要你吧恋人还给我就行了。”
Bill笑了,笑得很夸张很大声。
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

******
“最后魔王和勇者在一起了吗?”
“哦Mabel,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最后当然是勇者打败了魔王拯救了世界啊。”
“噢Boring~我睡觉啦~”
“嗯,晚安。”
男孩扯出了一个苦笑。

******
男孩抚摸这手中的礼物盒,时不时地轻笑一声,似乎在与空气说话,抑或者只是在喃喃自语。
“居然送我玫瑰”
“真是可笑”
九十九朵玫瑰花下静静地躺着一把枪。
“你猜猜我选择了什么?”

******
Bill Cipher看着自家恋人Dipper在风中凌乱的发,忍不住伸手帮他整理。在他的指尖划过Dipper的耳廓时,他发现Dipper的耳垂有些泛红。Bill自嘲似的笑笑。

“最后的结局就是勇者打败魔王,Game over!”Bill苦笑着,金色的睫毛微微颤动。
“的确,为世界消灭危险是勇者的责任。”Dipper灵活地转了一下手中的枪,摩卡色眼眸中不知是凛冽还是悲哀,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所以……你要开枪吗?我的小松树。”
砰——
枪响了。

Dipper面无表情地收回手,凝视着Bill阳光一样的眼眸。空枪并不能造成伤害 可是他这一枪几乎毫不犹豫。
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勇者本该打败魔王拯救世界。
“……故事的结局,勇者发现魔王是自己的恋人。”Dipper丢掉手中的枪,牵动了一下嘴角笑着说,“所以勇者只能在魔王死后去吻他,纪念他。这个结局不很好吗?魔王已死,世界和平!”
但是Dipper的年轻气盛,似乎被什么东西磨平了,疲倦在他的眉梢蔓延开来。
Bill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一枪明明没有装填子弹,但是他仿佛觉得胸口开了个洞,鲜血淋漓。
他看着星光下Dipper Pines的侧脸。
他又为什么,露出那种即将寂寞致死的表情呢?

_fin._

我没说这是be哈

【bf】恶魔的英雄

*魔王Bill×勇者finn
*你猜是糖还是虐猜对了我就告诉你系列(。)
*感觉自己还是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可爱嘤u

******
中世纪,美国,俄勒斯冈。

来自噢噢大陆的探险者只身踏上了这块陌生的土地。少年拿着地图凝视着传说中魔王居住的古堡,夜幕中朦胧着压抑的冷清,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恐怖。石缝中的青草骄傲地抬起头来又被人毫不留情地碾压,铅灰色的流云悠然拂过天际。
空气带着丝丝潮湿的气息。我们年轻自信的勇者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哇靠这么大的房子魔王不会迷路吗?!我怎么没早点发现这个探险的好地方!唉我应该带Jake来的——”
……好吧也许我们的小英雄只对错综的古堡和各种奇奇怪怪的三角形烛台壁画感兴趣。
“woooow老兄你长得真好笑”
不,Finn那只是幅画请放过它。

“Well well well.看起来貌似有人闯进了魔王我的地盘?”无数石块堆砌的王座上半倚着一个金发青年,手背随意地搭在额际勾起冷酷的微笑,“so You're Finn the human——what do you want?”
富有磁性的电音在空荡荡的城堡内流转,Finn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微眯起的纺锤状眼睛。
Oh man,那简直是全宇宙。
“魔王先生你的眼睛猴猴看!”
“……哈?”

******
“Well kid.我叫它全视之眼。”年轻英俊的魔王从宝座上走下,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这个可爱的勇者,金灿灿的眸中影射出星星点点的笑意,“不过我觉得你的眼睛更好看,就像天空。”
身前的少年柔软的金发仿佛折射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阳光,年轻的面容天真自信,湛蓝色的眼眸中有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真的吗?谢谢!话说我是来干嘛的来着……”
“我怎么知道”白眼。
“哦对我是来打败你的!!”
“嗯哼哼,来啊,互相伤害”

******
一周后,Finn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像是被这个魔王圈养(?)了起来。
“魔王我跟你讲我是很厉害的勇者!我会打败你的!”
“魔王先生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会手下留情哦!”
“魔王先生你能不能教我怎么用特效啊?!”
“哇靠魔王先生你的魔法好几吧炫酷啊!”
“魔王先生我们来决战吧!不然陪我冒险也可以啊qwqq欸你抱我去哪?”

******
“魔王先生你为什么要带着眼罩啊?”
“秘密。”
“我可以看你眼罩下的另一只眼睛么”
“可以啊~”魔王的嘴角越发上扬,“不过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后悔哦~”
“啊,那算了。”Finn悻悻地走开。

******
Finn一踏入古堡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一楼空荡而又寂静,二楼却闪耀着烛光。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类似爆破的巨响,以及重物落地和花瓶打碎的声音,时而还夹杂着英语的交谈。
Finn毫不犹豫的冲上了楼梯。
手中采摘的鲜花簌然落地。
这个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Bill Cipher,年轻气盛全知全能的魔王,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虚弱不堪,并且还有众多宣称为了正义的勇者想要杀死他,——他只希望那个一周前闯入他的古堡的可爱勇者不要那么快回来。
Bill自嘲似的笑笑,伸手掐灭了烛台的灯芯。

“咝——”蟒蛇出动了。

Bill明明已经竭尽全力隐匿在黑暗中,但那些由于黑暗而不知所措的勇者们还是造成了巨大的声响。“噢天呐,希望我可爱的小勇者正在远处跟自然玩得正好。”
越远越好。
果然,黑暗才是属于魔王的地方,抑或是魔王属于黑暗。魔王宛如蛰伏的野兽,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时机。
又是一个魔法。黄金的钟摆和瓷瓶挂画散落一地,Bill握了握手心,他已经解决掉四个了,剩下的这个要是平常他一个响指就可以送他去见上帝,可现在他伤痕累累,五感都开始退化,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
勇者发现了他。
well…既然这样就没必要藏着了是吧。
一个响指,魔王依旧端坐在他的王座上,苍白的皮肤透出病态的美。
“well,看来你想杀死我?”即使处于劣势,Bill Cipher也决不放弃他的冷酷和傲慢,眼底有着不融的坚冰。
“显而易见。”
“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和平。”
“杀死我就能和平了吗?”
“For evil man will be cut off.”
“世界上有真的是否有绝对的善与恶之分呢?”
对方怔了一下“这样只会让一切会变得更好。”
魔王自嘲地笑笑,泛着冷意的嘴角弧度凌厉。
“你……哦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太自私。”
“不要妄图迷惑我,魔王。”
“我知道你现在很虚弱”
“你的王座是用鲜血堆砌的”
“而我,今天——将会打败你。”
对方亮出了长剑。
“No road of flowers leads to glory”[1]

突然,窗外窜入一个敏捷的身影,他想都不想地把Bill扑倒在地滚了两滚,带着销烟气息的长剑擦过他的手臂,魔法开始腐蚀他的肌肤。
Bill Cipher黑暗中只能感觉到贴着他的肉体轮廓极为熟悉,宛如阳光一般炙热温暖,薄薄的外套还带着些新春的气息。
是的,他是多么美丽。
窗外漏入的一点薄如蝉翼的光线找到他身上,金色的睫毛上流转着碎光,几乎跌落他天空一般的瞳仁里,如蜂蜜般丝滑的软垂的金发璀璨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眸,伏在他身上的小勇者为他撑出了一个保护墙,蓝眸却闪着犀利的光。
Bill没想到第一次看见finn认真的时候是在这般情景下。
“oh my ”Finn的瞳孔逐渐变为愤怒的深蓝,“魔王先生,我只是出去玩了玩你就闯祸啦?”
然后Bill感觉到Finn微长的金发擦过他的脸颊和下颚,唇瓣轻点了他的眼睑,在对方还是懵逼状态的时候狠狠一肘打向他的胸膛,劈手夺过他的剑,硬生生地将他踩在了地上。
干脆利落行云流水。

Bill紧紧地盯着他的、他可爱的勇者,眼中仿佛燃起了什么,融化了一层一层的坚冰。
“嘿!魔王先生!怎么样?!今天是我救了你吧!”
Bill的独眼眯了起来,嘴角越发向上提起。
“魔王先生不应该夸夸我吗?哎呀你总是——”
“Finn,虽说我不信你们勇者所谓正义和英雄的那一套”Bill低低的笑着,附身轻吻Finn的手背认真地望着他似乎藏着一片星空的眸子,一字一顿地说道,“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认为——”
“你是我的英雄。”

******
魔王的口吻带着些撩人的意味,宛如石破天惊。
勇者的眼睛蓦地睁大,下意识用指尖抓住他的手腕,“真的吗?!!”
Bill似笑非笑地说了句你猜,Finn却高兴地跳了起来,欢呼一声,想无尾熊似的搂住他的腰。
Bill缓缓的抚着finn金色的发丝,他的手苍白又冰冷,但声线已经恢复平常的轻快。
Finn喜欢这种感觉。他们现在几乎就是普通恋人了。

“well kid,看起来你似乎想干坏事了,我可不会纵容你。”
“Impossible!我可是英雄啊,拯救世界是正义的行为!”
“所以作为魔王的我是不是应该束手就擒?”
“当然!”
Bill笑了。

******
“魔王先生魔王先生今天我们玩什么?”
“为什么你不问问魔法海螺呢?”
“魔王先生你怎么啦?”
“你的笑容比平时低了九度”
“你在难过。”

******
“Well,kid.”
“我这些天说的一字、一句”
“全都是在骗你。”
你不属于这里。
我们只是太格格不入。
所以离开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只可惜你不知道
每一个偶遇都是处心积虑。

******
“你怎么又回来了?”
“忘了点东西”
“什么?”
“你”
魔王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

******
“魔王……先生???”
这是他跟他说的第一也是最后一句话。
他本以为他可以留下。
一片落叶低低地打着旋儿,忽上忽下欲升欲沉。

******
“然后呢?”
“完了”
“完了?”
“完了。魔王死了,勇者回到了属于他的时空。”
“我说老兄,你这故事有点无聊哈”魔法狗手撑着头躺在地上。
“也许吧。”人类男孩淡淡的扯开一个笑容。
“我要睡觉了,晚安dear”
“晚安,Jake。”
男孩慢慢的套上睡袋,抚摸着手中的黑色眼罩。
“你的眼睛可真好看”
那是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_fin_
[1]注:没有一跳成功之路是铺满献花的。
一点小废话——(自己乱打的)

年轻的勇者戴上了王冠,轻柔的旋律从口中流出
【A single flower doesn't make a spring】
【For evil man will be cut off】
【Life is an onion and one cries with peeling】
生命是洋葱剥开就会流泪
【The servant desert is burning for the love of a blade of grass】
无垠的沙漠热恋地追求一叶绿草的爱
【The landscape belongs to the man who looks at it】
风景属于看风景的人
【Life would be perfect if every moment is just like the first glimpse.】
人生若只如初见

【GF/多cp】这个剧组不简单01

*短打和聊天论坛为主,有猫病泄愤系列别理我
*大概就是傻白甜ooc了,有点像“重力泉剧组的秘密”之类的。

1   Bill Cipher是全剧组最出名的NG王,因为他总是忍不住笑场,包括他自己变石像的那集。
“哈哈哈哈Gideon你的假发要被风吹走了!”“噗嗤哈哈哈哈哈给鹿拔牙为生的你给我出来”
甚至有时候场外也会传来他魔性的笑声,于是被禁止进入片场(bu)。特别是Bipper那集就NG了不下三十次……“对不起hhh但是——松树宝贝你自己打自己实在是太好笑了蛤蛤蛤蛤蛤蛤神经病啊”(。)Dipper表示自己的脸都快打肿了这个玉米片特么一定是故意的。(Bill:笑点低没办法)
以及在剧组的群里Bill也只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都认为应当为这个没药救了的玉米片建立一个哈哈圈,圈内人什么也不用做一天到晚只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其实Dipper Gleeful私下没有那么冷淡,但是是个个性严肃的人,人称“小少爷”“重力泉(扛把子)严肃担当”。在reverse falls的发布会中表示:在剧中是本色出演,身为这种高冷的人设并不是很喜欢记者的采访,(记者表示你眼睛都在放光呢),是剧组中毒舌吐槽一般的存在。
“我本就是一颗被灰尘蒙蔽的珍珠”
“呵~蒙蔽你的是沙尘暴吧”
“你又人身攻击”
“你顶多就算个公鸡”

3   Gideon的头发其实是真毛(。)

4   其实Will Cipher骨子里是个比较含蓄的人,曾一度觉得自己的台词“有些羞耻”而苦苦挣扎许久,后来直到Bill给他看了自己的中二台词后will才解开心结(尽管在Will低声下气的叫主人、做家务的时候bill还是不厚道的笑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Willy可爱戏外也是小天使,不常哭但是容易脸红,喜欢发“w.”(可调戏)

5   Dipper Pines会因为你说他可爱而炸毛,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是个攻(。)

6   导演时常觉得“Dip明明已经够正太了但是就是还差一点口嫌体正直的精髓。”Dipper为此很苦恼地表示他就说自己是个正常人(众人:呸!),最后是Mabel想出了办法——她陪着Dipper恶补了许多有着傲娇萌妹女主的动漫,最终让Dipper戏里戏外都口嫌体正直得浑然天成,引人犯罪(buni),对此导演表示有一丢丢的后悔:把那个天真活泼可爱无敌的小松树还给我啊啊啊啊!……好吧好像这样也蛮可爱的。
Bil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ine tree你别再想攻了哈哈哈哈哈
Mabel:很好Dipper,你离gay又近了一步。
Gleeful:什么?地盆不是gay?【少爷问号】

7   饰演大小姐的Picfic戏外并没有大小姐的脾气,但喜欢说“大小姐驾到还不快快闪开!”资深腐女(重点),是个文手,人称“一句弯”,也许她就是重力泉这部剧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的源头。高产高产高产重说三!无雷点几乎写过所有人的同人文(咳咳咳),因此跟粉丝的关系那叫一个亲和力,最近比较萌双玉米片

7    Dipper Gleeful与Will Cipher戏里戏外的相处方式不太一样,戏外更是“毒舌欺负正太”而不是“少爷与仆人”“傲娇与忠犬”

8   如果你去片场探视,可能会看到Mabel、Picfic、Mabel Gleeful(人称“搞事情”、“三人帮”)坐在一起争论cp讨论萌点或是什么【不可描述】的情况。习惯就好。千万别在意,所谓文手画手段子手聚集一堂可以把任何人搞死。
Dipper:你们这样明目张胆的讨论我们那啥真的好吗?而且为什么我永远在下面?!!……不对啊我性向正常!!!!

9    Mabel是个画手,别惹她她生气起来连自己的本子都画(bushi)

10   冒着生命危险悄咪咪地告诉你其实Dipper Gleeful很喜欢别人叫他“小少爷”(听起来狂霸酷炫吊炸天),有一点点的中二,还有,笑场。是的会笑场。

tbc.
好了先更10条我知道我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

【rdwill】关于臣(huang)服(bao)

*表示想写这个系列的……(只是想想
*注意这是一个捉奸在床的麻麻般关lao怀dao的玉米片。
*以及这么黄|暴的苏绝壁不是我的rd
“Will你怎么又跟那个癖好sm的死面瘫呆在一起!”
我叫Will Cipher。现在面前这个愤怒地教训我的金发酒保是我的哥哥。
“上次你差点被扒光衣服还不够吗?!!”
“他不是你说的那样了……”
有时候是我自己脱的。
“本来都说了今天很乱,叫你给我好好呆着啊!——”
“我会保护好他的。”
我的小杀手恋人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
我觉得我的哥哥大概是要崩溃了……不过好像是因为我哈
“好啦…哥哥你不用这么关心我的”
我拉住Bill的衣角,眨了眨眼。以往这样总能过关。
“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
“我啊”
“死面瘫滚一边去不要掺合我们的家事。”
“就是因为是家事才要掺合啊。”
我看了一眼义正言辞一本正经的Gleeful,心都快化了。
“嗯……哥哥、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能哪样?你是想说一个衣衫不整的人压在另一个衣衫不整的人身上是在干嘛?品酒?”
我皱起眉,目光在抚额的Bill和轻咳一声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仿佛在说“嗯?怎么了我的小仆人?要我救你吗?”的Gleeful身上流转。
不对啊我在脑补些什么???!
“我们的确在品酒。不过酒洒在他身上了而已,浪费可不好。”
“Gleeful!那种事情就别说了……”
我抿着嘴反驳了一声,换来一个落在耳后的轻吻。
“哦?那么想继续吗?让我来舔干净怎样?顺便这位Bill先生——看在你是我未来小舅子的份上我就话先说在前头。”我感觉到自己的肩被人揽过,柔软的唇瓣贴上我的发丝,“但是你阻止不了。不是吗?”
“你的弟弟臣服于我,你应该感到开心。我上过他无数遍,他在我身下动人的喘|息,他无法离开我。生命如此漫长,为什么不随心所欲一点呢?”

--------fin---------------

Bill: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弟弟啊……就那么把自己卖了
Gleeful:荣幸之至。——还有你给他喂的什么?
Bill:【无视】明明小时候……不,现在也是那么可爱!我辛苦操劳为了我的Willy宝贝……
Gleeful:这还真没看出来。
Bill:但你知道吗他小时候真是可爱——极了!【炫耀】
Gleeful:我看过他没穿过衣服的样子。N次。
Bil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黄暴不可能是我的小少爷哈哈哈哈

【GF/bd】耳骨

*临死前乱打混更(取名废
*以后大概都是段子了
Dipper今天很颓废。
不,自从他的胞姐Mabel惹怒了那个知晓重力泉秘密的信箱、引得它自爆后他就一直不怎么开心。
当然他没有责怪Mabel的意思啦。
只是……自己差点就要解开困扰一暑假的谜题了
——稍稍有点不开心。

正当小男孩抚摸着信箱的三角形残骸时,一个三角状的物体带着蓝色火焰冲出,吓了男孩一跳。
“Well,well,well.”带着电音的磁性声线在空旷的树林里回荡,“Gravity falls!It's good to be back!name's Bill Chiper,I guess you're a kind of living dummy?haha, just kidding.I know who you are,Dipper.”自称恶魔的三角形在Dipper周围转来转去,独眼中满满的都是玩味和挑衅。
“Er,Er??what…who are you?Do you know this mailbox?”
“of course my little pine tree!I know lots of things~”恶魔用手杖恶劣地撑起男孩的下巴,看到男孩微微发红的脸颊时又满意地收手。
“really?”
“Hahaha,I even know your journal!”
“日志?!你知道日志!是你写的吗?”
“呃,不是——”
“能告诉我有关日志的事情吗?please!”
金发少年看着面前男孩期待的小表情,他的眼中仿佛要冒出星星。
Bill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
“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rdbill】一墙之隔
我*辣鸡手机链接放不上
发了n遍了如果图再不清晰顺序再不对我就去死
宝贝们只能将就着看图吧qaqqq
我知道文笔很烂没人想看|ω•`๑)
以及这就当是情人节贺啦啦啦完成使命的我是真的弧了qwq
还有镜面rrr快夸我!